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土包子

赖婆说说身边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笨笨的,但很勤勉, 什么都学,就是学不好, 罗源话:样样会,出出没, 只要没人向我开炮,天天都是好心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睁眼看世界——土包子坐洋飞机(赴美日志2)  

2010-03-11 21:37:21|  分类: 赴美日志之一二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那是2009年12月29日,我和老公要到海外去做客了,朋友们簇拥着到了长乐飞机场。虽说是坐过飞机,却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了,时过境迁,又是洋飞机,不知能遇到什么麻烦事。9:00夫妻俩乘坐的MU0573飞机缓缓起飞。我们这次赴美买的是华航的机票,从长乐到纽约中途要转两次机。将近11点飞机抵达香港国际机场,下飞机后我们必须换乘CI0680航班飞往台北。
        香港国际机场特别的大,在机场内转机要上下上下坐电梯坐车,转得晕头转向才找到换登机卡的地方。出示了所有的证件之后,服务员小姐告诉我们还必须填写美国移民局要求填写的表格。  小姐操着香港口音一项一项地询问、填写,当问到详细地址时卡壳了:我们提供的所有资料上她都找不到。我们说了个地址“某城某校”,不行。不行就拿不到登机卡!再过两个钟头我们要坐的香港到台北的飞机就要起飞了!打电话,没有(服务区外)。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——  团团转。旁边的服务小姐说帮我们找一个会英文的工作人员看行不行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无可奈何的我们只好坐在大厅的沙发椅上干着急。老公不让我上厕所,因为它在遥远的下一层,怕走失,事急心急,头晕脑胀不知什么味。老公死命翻着服务台退回的那堆纸,希望见到曙光。忽然,“哎啊”一声惊醒了吓懵了的我:“这不是地址吗?” 我一看:某州某市某街94号。虽然是“豆芽菜”却与汉语拼音差不多,隐约能猜得出。天哪,终于有救了!
       衣服上贴着小姐发给我们的标签,上面只有两个大写字母,不懂啥意思,唯恐掉了。拿着登机卡我们急急忙忙找华航CI0680的13:00航班登机口。一路上没有看到一个路标箭号指向“某号登机口”,只有“出口”“闸口”。“出口”肯定不能走," 闸口" 是什么?电闸?水闸?不可造次!只好边走边问,找到候机处才明白“某号闸口”即“某号登机口”,真是,怎么这样叫!坐在候机处的长椅上瞟了一眼周围的乘客,突然明白:衣服上贴着的小姐给的标签原来是怕走失的标记,像我一样的土包子才贴着。老公半路上就把标签掉了,急得什么似的,这下可自豪了。做"K猪“的只有我。
       15:00左右飞机抵达台北桃园国际机场。桃园机场不如香港的大,停机场上的飞机尾翼上都画着一朵硕大的粉红色桃花。在新认识的长乐老乡指引下,我们很快到达安检处。有伴真爽!
       轻松地坐着候机,心情特别好。候机室前边登机口的门打开了,一溜轮椅接踵而至,直接进了登机口。轮椅上大多坐着上年纪的老人,推轮椅的显然是机场工作人员(穿着工作服还佩牌),有的还有亲属陪着。轮椅上还有年纪不是很大的人,我以为是残疾人,心想怎么这里有这么多的残疾人,仔细一看手脚都能动,好好的。我醒悟了:花钱买舒服,不必问路,不必排队,直接上飞机。瞧!我们这一大间满满的候机人还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上机呢!
       登上“CI0012”由台北飞往纽约的飞机,顿时觉得好大好大。鱼贯而入的乘客不少停留在过道里安顿自己的行李,妨碍了后来人的前行,过道变得拥挤起来。漂亮的空姐面带微笑麻利地帮助乘客打开头顶上的行李柜,耐心指导乘客如何摆放行李。我的座位前面急匆匆来了一位双手提满大箱小箱的中年男士,一边爬上座椅开行李柜,一边招呼着身后的女人,女人双手还有包!那男士打开座位上的行李柜,将柜中的行李挪开;力图将自己手中的大箱子塞进去,横竖都不成,他的箱子确实太大了。那柜子柜门只能虚掩着,无法锁上。男士觉得大箱子基本已装进柜中应该无妨,又去找柜子装他的大小箱。一个空姐看见了,说没锁好不行,那男的不听,坚持盖上了就掉不下来,一边嚷嚷着一边跳上跳下找空柜子。空姐美丽的脸上没了笑容,但仍然心平气和地帮他重新摆放大箱子,折腾了老半天,总算锁上了。那男士忙完了,满头大汗。我坐在座位上无事,瞧着这特忙碌的男人五短身材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,心想:这男人挺健壮的,虽然年纪已有50出头。
       飞机向北飞着,平平稳稳,只是感觉热极了:空姐穿短袖,我穿毛衣毛裤、呢大衣!享用完精致的台湾小吃似的晚餐后,天很快就黑了,而且一直黑着,因为天黑后窗口就被空姐关上了,不让打开,说是灯光会从窗口透出去,不好。飞机内开着弱灯、空姐消失了、乘客睡着了、静悄悄的。
       睡着了又醒过来,又睡着了,朦朦胧胧听到飞机上的广播告诉我们安客拉市到了。安客拉在美国的阿拉斯加,有人直接说阿拉斯加到了。我们到北极圈内了吗?没有打听、没有多想,顺着人流往机舱外走。飞机在安客拉国际机场停留两个钟头,我们必须在这里办入关手续。
       下了飞机,过道两旁有人用华语指导我们去海关办事处,沿途墙上也有醒目的标志(汉字),在美国的国土上乡音依然在,特别暖人心,一块石头落地了。 过道边一排轮椅在等候,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“五短身材”大声抱怨着,抢坐在轮椅上。他也坐轮椅?有钱!
       美国海关官员穿着警服,威武高大却满脸笑容可掬、平易近人。接待我们的是胖胖的白人官员,圆圆的胖脸上总是挂着美美的笑。他笑着问了一句,我们摇摇头。哦,听不懂!  麻利地笑着递过来一张纸,上有中英文兼有的问话,手指一点,摇头或点头就解决了。我们反复使用着仅会的3个英语单词:“是”、“不是”、“谢谢”,哦,还有“OK”!
       “在早上好”的问候声中我们重新登上CI0012飞机,纽约时间晚上九点多飞机抵达肯尼迪国际机场。一番折腾之后,我们终于提着行李在机场门口见到前来迎接的儿子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