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土包子

赖婆说说身边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笨笨的,但很勤勉, 什么都学,就是学不好, 罗源话:样样会,出出没, 只要没人向我开炮,天天都是好心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小说】乡村里的戏班佳话(一)  

2017-07-02 22:20:54|  分类: 小说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1965年春节

大山深处的小山村——杨厝里洋溢着热闹亲和的年味。戏班子正在村礼堂里演戏。家家户户都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请来看戏。礼堂门口有炸油粿的、剪糖豆的、卖糖葫芦的------  戏要演两天,每天两场。这下子乐坏了小毛孩,忙坏了老女人。

老支书家的桃子今年满十八,出落得像朵花:红苹果似的圆脸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招人喜爱,高挑的身材,皮肤略黑,那是乡下女孩特有的肤色。家里下午来客要接待,还得按规定招呼戏班里的三、四个演员吃晚饭,奶奶和母亲忙得晕头转向。吃完午饭,桃子把父亲昨天在天井里劈的一堆柴片抱到灶门口,又把清早从自留地里拔回来的萝卜、芥菜洗净放进竹篮里,转身回房穿上新碎花棉袄跑了。

“这白蚁婆!跑得这么快!”母亲笑骂着,追到大门口,对着女儿的背影大声喊:“桃——子——  看完戏记着把演员带回家!”

“知——道——了!”桃子头也不回,一路小跑。

南村闽剧团是这一带乡村颇负盛名的剧团。南村人爱戏,某年农闲时请福州一个闽剧团的戏师傅来教戏,组建了自己的戏班。没想到几年后竟搞出名堂来:一个扮相英俊潇洒的小生,一个情感投入的青衣,还有一个天生爱逗的丑角迷倒十里八乡的观众。

第一场戏是下午200上演的,戏名叫《贻顺哥烛蒂》,村子里今年的开场戏。戏还没开始,锣鼓声早已一阵接一阵,那叫“闹台”,催人来看戏。

桃子爱看戏,是个小戏迷,一路走来拢了56个小姐妹看戏去。几个调皮的男孩向她们扔去一个点着的鞭炮子,“嘣”的一声炸开了。姑娘们尖叫起来,桃子揪住一个跑得慢的小毛孩,按在膝盖上揍屁股------ 正在礼堂侧门口依门而立的莲妹瞧见了,招呼她们进场:  

“我搬两条长板凳摆前面,还不进去坐!”

“哇,两条长板凳!”姑娘们放了小毛孩,健步如飞。

------ 锣鼓声消失了,礼堂里渐渐安静下来。随着贻顺哥的出台,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------

戏散了,桃子她们在台下等着带演员回家吃饭。村子里演戏,戏班成员是分摊到各家各户去用餐的。团长打发着:“孝林,你下午没戏先带两个人跟这妹子去吃饭吧,早点化妆,晚上你要出场了。” 孝林是南村戏班挑大梁的小生,桃子认得,听团长把他安排到自己家暗自高兴。

桃子家的饭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,还有一壶酒,几只酒杯。母亲请戏班的人先吃,自己家的客人待会儿再吃。孝林他们有点不好意思,埋头扒着饭不敢肆意夹菜。母亲见了放下锅瓢,两只手往围裙上擦了擦,夹一块鸡肉到他的碗里,一边叨叨:“哎呀,光吃饭怎么吞得下?这鸡是今天刚杀的,趁新鲜吃了吧!” 回身点上一盏煤油灯。屋里亮堂起来。

桃子在灶门口续柴,灶膛里的火光烤红了她的脸,焕发着青春活力。孝林边吃饭边不好意思地说:“婶,妹子,一起吃吧,不要煮了!”透过火光,桃子偷偷打量着近在眼前的小生:头平额宽、粗眉大眼、鼻梁挺直、嘴唇微厚,言语不多、好像不善交往。桃子心想:乡下后生仔大都粗野、爱闹,这小生好文静。

雾随着太阳的西沉悄悄把山村笼罩,山朦胧树朦胧,房屋也蒙上轻纱。村道上闪着点点亮光,那是看戏的人手里点燃的竹皮。礼堂里还在闹台,戏台前上方挂着两盏亮堂堂的德国灯,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窜动。今晚的《珍珠塔》是新戏,男女老少把小礼堂塞得满满的,烘得暖暖的。

舞台上飘着碎纸屑做成的雪花。一个衣衫褴褛的文弱书生迎着风雪艰难前行,一会儿拉袖挡风,一会儿摔倒在地,跌跌撞撞,一声悲叹:“哎——啊——”一个亮相,把观众的心揪起来。

台上哭诉着:“------方卿本是宰相之孙,吏部天官之子,只因遭奸臣陷害,家道败落,奉母命向姑母借钱赶考。”坐在前排的桃子斜着头,大眼睛里闪着泪花,怜悯、同情 、唏嘘------

台上,告老还乡的西台御史、姑父陈琏正值五十寿庆,鼓乐齐鸣。方卿寒酸上门。姑父嫌弃,姑母责怪。一听借钱赶考,姑母不念骨肉之情,不愿借钱,指着方卿数落:“你若能把高官做,毛竹扁担出嫩笋------我看你生来就是讨饭命!” 台下一片“啧啧”声。桃子气得紧紧捏住身边姐妹的手不停地“哎呀呀!” 又见方卿对天发誓:“------饿死不吃陈家食,穷死不用陈家银”昂首甩袖而去。桃子悄悄说:“有骨气!”

方卿就是在她家吃饭的孝林饰演的。因此,她把方卿与孝林混为一谈,方卿就是孝林,孝林就是方卿。她为方卿担忧:“没钱怎么上京赶考?”台上,陈翠娥小姐暗助表弟方卿,桃子高兴起来。她想:好,这下不怕了!戏到方卿在天寒地冻的雪天,饥寒交迫------  桃子鼻子一酸,满脸是泪。坐在身边的莲妹狠狠拧了她一把:“做戏呢,当真了!”

转眼,戏台上,方卿头戴簪花身穿大红状元袍,满面春风,一步一顿一昂首,英俊阳光,把舞台点亮。桃子正当青春妙龄,情窦初开、如痴如醉------

散了戏,孝林他们依旧到桃子家吃点心。孝林依旧不苟言谈。但桃子眼里的孝林却升华了。家里的客人们盯着孝林:“你是演方卿的?” “演得好!” “扮相也俊!”不知是妆没卸干净,还是一杯酒下肚,抑或是听了人们的夸奖,孝林脸红耳热,脱下棉袄搁椅背上。桃子眼尖,见袖口湿了一片,忙说:“大冷天的,湿衣服不能穿,我帮你烘干吧。”

小生不好意思:“刚才洗脸卸妆的时候,不小心弄湿了。”桃子提起奶奶的火笼,夹一笼灶里的火炭,烘起衣来。烘热的棉袄透着一股陌生男人的气味,悄无声息地飘进桃子的心田。

夜里,回娘家看戏的二姑和桃子同睡一床。她搂着桃子笑:“大姑娘啦,该嫁人了,你娘托我給你留点神,相一个,二姑家离县城近,条件好。”

桃子推开二姑:“真有这事?二姑,别找,我不要。”桃子一夜没睡好。

大山里的正月,三天两头阴雨连绵,又湿又冷。山里人习惯了,出门不带伞,毛毛雨怕什么。第二天下午散戏的时候,雨忽然下大了。看戏的只好冒雨跑回家。桃子她们在礼堂里逗留等待。雨依然下着,老不见小,演员们卸完妆陆续下台,提着雨伞吃饭去。孝林一眼看见桃子,叫声:“桃子,走吧,吃饭去。”

桃子依着孝林,躲在他的伞下,不敢贴得太近。他怕她淋了,手中雨伞总是斜向她。她嘴上不说,心里暖乎乎的。桃子家门前一条小河,河上的石板桥又窄又悬。过桥时孝林一手撑伞一手扶住桃子。她不由自主地靠紧他,红着脸任凭一颗心“砰、砰、砰”地跳动。

他们混熟了,她老问他戏中不解的情节。他很耐心,娓娓道来,饭桌边围了一圈人听得津津有味。桃子眯着眼,甜甜地笑着,美滋滋的。

三天大戏演完了,戏班子走了,那个演小生的孝林却留在桃子的心里,挥之不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